[南京化纤.600889资金流向]大股东占资数十亿元,红太阳延迟数月披露涉嫌违规

  由于海内外多个地区的子公司尚未开展现场审计工作,红太阳2019年经审计年度报告延期至6月23日披露。4月29日晚,公司先期发布了2019年度经营数据,并自曝“控股股东南京第一农药集团有限公司(含其关联方)对公司存在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情形。”

  数据显示,2019年度关联方违规占资达数十亿元,截至公告日占用资金已部分偿还,剩余12.56亿元尚未还清。

  对于违规占资的原因,红太阳在公告中透露受多重因素影响,公司控股股东出现流动性危机,从而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用于还其融资借款及利息、流动资金周转等。至于是单次占用还是多次占用、具体何时占用、日最高占用金额等问题,公告中均未有表述。

  违规占资一事发生在2019年且数额巨大,依据监管法规,占资一事公司是否履行了相应的程序,应在何时披露?红太阳一名高管人员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也是近期才知道此事,至于具体何时该披露,本人无法回答这一问题。

  巨额占资一事引起监管关注。深交所在5月7日晚下发的关注函中,除要求公司逐笔列示控股股东(含其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的具体情况外,就公司前期申请延期披露年报一事质疑上市公司是否在为控股股东占资事项“打掩护”,要求公司详尽说明年度报告延期披露原因是否与资金占用事项相关,是否存在利用延期披露年度报告的方式争取时间,降低资金占用水平、进而影响审计报告意见的情形。

  “如果占资事项没能按规定妥善解决,不排除审计机构可能会对公司2019年度报告出具非标准意见的审计报告。”一位不具名会计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如果在出具年报之前大股东能把这部分资金全部偿还,结果可能相对会好一些。

  “我们努力争取在5月14日前回复关注函,不过问询涉及的问题很细,包括中介机构也要发表意见,我们需要时间去详细了解。”对于能否按期回复深交所的问询,上述高管人员表示暂不能确定。

  内控被指存重大缺陷

  “当时违规占用资金时有没有走审批流程,有没有相关人员的授权,这些都是需要关注的。”采访中,上述会计师表示违规占资一事反映出上市公司在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

  “大股东非经营性占用资金就是俗称的‘违规占款’,这是一种典型的证券违规行为。对于上市公司而言,应最迟在该关联交易事项达到信息披露标准之日起的两个交易日内履行信息披露义务,逾期未披露的,则构成虚假陈述中的不正当披露。”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向记者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上市公司及控股股东未及时披露违规占款事宜,对投资者形成了直接误导,受损投资者有权基于相关法律规定向上市公司及其控股股东提起民事索赔诉讼。如果监管部门认定审计机构在此过程中未能勤勉尽责的,投资者也有权提出索赔。”

  对于违规占资一事,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上市公司和控股股东是两个独立的法人,上市公司不是慈善机构,也不是大股东的‘钱袋子’,不能随便说拿就拿。”

  “诚信守法是上市公司应该坚守的道德底线与法律底线。上市公司如果内部缺乏风险防控、相互制衡的法人治理结构,很容易变成‘一言堂’。”采访中,董登新呼吁,新证券法生效时间正好在上市公司年报季报集中披露的时间窗口,监管层应该加大年报、季报的抽查以及审核,加大对违法违规行为的查处力度,如果没有典型案例的从重处罚,很难有威慑的效果。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最新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