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通期货配资]美邦服饰的权利游戏,85后美女董事长被“限制高消费”

  6月28日下午,因未能执行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生效判决,法院对美邦服饰及其董事长胡佳佳限制高消费的消息开始流传。

  而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信息,6月24日,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已下发限制消费令,对美邦服饰采取限制消费措施,限制美邦服饰及董事长胡佳佳不得实施相应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公开资料显示,胡佳佳现年34岁,系美邦服饰创始人周成建之女,于2016年周成建卸任起担任美邦服饰董事长、总裁、法定代表人。

  《限制消费令》显示,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于2019年9月10日立案执行申请人林华康、毛卫红申请执行美邦服饰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案,因美邦服饰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法院依相关规定,对美邦服饰采取限制消费措施,限制美邦服饰及胡佳佳不得实施相应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国民品牌美邦堕落,已付不起房租?

  28日晚间,美邦回应,该限制高消费令已解除,预计24小时后会在相关执行信息网站上更新。公司不存在拒不履行的情形,因其中信息沟通不及时而产生了误会。

  截止收盘,美邦服饰股价报收于2.04元,单日下跌1.92%并不多,不过较历史高点跌去85%以上。

  来自农村的“暴君”与“裁缝首富”

  谈到美特斯邦威,绕不开其创始人周成建。

  出身于农家的周成建大概自小就有做生意的“天分”,他后来多次提到,家中兄弟姐妹6个,父亲却将家里的小杂货店交给年仅8岁的自己打理。

  初中毕业以后,不满于做个店老板的周成建对父亲提出要去学手艺,泥瓦匠、木匠后,他选择了裁缝,跑去温州学手艺。没想到,做裁缝,周成建天赋异禀,很快可以成衣。

  不久后,周成建贷款30万元,创办了青田服装钮扣厂。结果第一个大单被拒货,直接赔光了本钱。

  接着,不甘心的周成建重回温州,这里成为他的“福地”,东山再起还了债,还在1995年创立了美特斯邦威。

  此后,美邦央视打广告、“借网捕鱼”开加盟,一路火花带闪电地扩张,亲民的价格加上一言不合买一送一、清仓促销的套路,美邦很快成为年轻人特别是学生党的标配,妥妥的国民品牌。

  “美特斯·邦威在温州都没办法做到第一,到上海只会死路一条,死是必然,活是偶然,真要搬,我们就不去了。”2005年,在创业元老的一片反对声中,周建成拍板将美邦总部迁往上海。

  “脾气太大,若干年前就像个暴君,经常无缘无故把大家骂了”,“暴君”周建成损失了很多创业骨干的同时,也与温州渐行渐远。当然,与温州富商们有点“格格不入”的周成建也未像同辈们大开大合,转战多元,始终一心一意做他的裁缝与服装。

  2008年8月,美邦服饰登陆深交所,上市首日股价大涨51%,周成建及其女儿的身家超过160亿,成为中国服饰业“首富”。

  两位赫赫有名的企业家——蒙牛集团董事长牛根生和万科集团董事长王石出任美邦董事。王石是周成建的好朋友,牛根生则是其长江商学院的同学。

  2009年,天王“周杰伦”之后,郑爽和张翰出演的《一起来看流星雨》,又让美邦火了一把,添了多少迷弟迷妹。

  然而,在2011年大赚12亿达到巅峰不久后,美邦陷财务造假传闻在先,其后被爆25亿库存,在国际品牌与电商的冲击下,光鲜亮丽背后的美邦好似突然间被“扒出了底裤” ……

  当然,同一时间的森马、真维斯、佐丹奴也面临困境,不知道是不是ZARA、H&;M、优衣库们的错?

  2012年,在一次美邦的高层会议上,心急如焚的周成建当场发飙,骂职业经理人“不作为”。

  牵涉徐翔?子女接班的权利游戏

  2015年4月,美特斯邦威20周年庆生会上,白衣少年周邦威亮相,父亲周成建陪在一旁,台下不乏史玉柱郑永刚等大佬捧场,19岁的周邦威迎来“成人礼”,更是颇为正式的生意圈入场仪式。

  同年,美特斯邦威推出了APP有范,周邦威成为主导者,代言了12年的“功臣”周杰伦辅佐。

  然后是连续三季高调冠名爆款综艺《奇葩说》,仅第一季就砸了5000万,周邦威也在节目中频频露脸,加上MM马适时的奉承,很快成为当时和王思聪齐名的网红二代。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彼时,如同王健林“5亿零花钱”试水,业内不少人认为,这是周成建培养接班人的信号。

  然而,“股神”徐翔身披白大褂被带走,打破了这一设想。徐翔案发后,一笔交易被爆出:2014年9月23日,周成建父女宣布拟通过大宗交易减持上市公司股份。而三天之后光大证券宁波解放南路通过大宗交易接了5055万股,2015年4月徐翔清仓美邦服饰,此举获利4.5亿。

  2016年11月21日,美邦服饰迎来人事大地震,周成建卸任,女儿胡佳佳上位,担任董事长,大儿子胡周斌担任董事,并出任美邦服饰总裁助理,负责互联网与创新业务。

  全面退位的周成建在内部信中表示,“我把儿子女儿女婿都押上去做,你们还担心什么?”

  不过,2017年,小儿子周邦威主导的有范app宣布下线,“网红”周邦威从此也退出了大众视线。

  与此同时,胡佳佳掌舵美邦,紧急叫停了父亲O2O领域放手一搏的定增,卖掉了利润不错的子公司,总算保住了美邦的上市地位,但是美邦互联网的转型彻底宣告失败。

  从此,周邦威彻底退场,周成建在幕后,美邦服饰进入了胡佳佳时代,不过,经历2018的短暂扭亏后,2019年美邦大亏8.25亿,此次“付不起房租”被限制高消费似乎只是美邦困局的一个缩影。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最新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